2005-08-01 | 才气终究不是一切
类别(程序人生) | 评论(2) | 阅读(327) | 发表于 21:08
To my hero - Dave Thomas

转载《四大名捕-震关东》

“可是,案子那时就结了,铁手就出来了?……”
  摇红如此猜测。
  “便是。”迄此,公孙扬眉也不得不打从心里佩服摇红的聪颖过人,“他一出来,就跟我正好打个照面。”
  “可是,”摇红担心地道,“他却没见过你的真面目,没真的朝过相。”
  “所以、我马上装得像没事的人一样,抓起纸笔。磨砚画画。”
  摇红附掌笑道,“那是你的绝顶才华。大可发挥了,只益了京华街坊百姓的眼福!”
  公孙扬眉却苦笑了一下:“他却找上了我,”
  摇红怔了一怔:“但他不识得你呀……想必是为你的画所吸引——毕竟他也是个识货的人。”
  公孙扬眉椰榆的笑了一笑:“他就是太识货了。那时,我正以细笔在画一座孤峰,和点指峰上挺拔的树,他就来到了我耳边。我尽量不抬头看他,尽力专心画我的画。
  摇红担忧的道,“他没走?”
  “没走。”
  “他还在看?
  “在看。”
  “看了很久?”
  “很久,等我把画画了个七八,只差最后一笔,他才在我对面说了一句“无理无袭’我静了一会,待肯定了他是跟我说话之后,我才回他一句,‘谢谢。’并故意压低了语音。可是他马上就说:‘是你。’我知道已躲不过,索性但然问他,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  “对,”摇红也狐惑他说:“他是怎么看得出来的?”
  “他的回答很妙。”
  “是怎么个妙法。”
  “他说:‘你的画一笔一划都充满了剑气。我领教过你的剑法。当然是你。若不是你,谁还能够把剑法使得那么孤傲,用笔那么狂,境界上那么孤绝!”
  “看来,”摇红听到此处,不禁叹了一口气,“他真是你的知音。”
  “可惜,我们是敌人”公孙扬眉道,“我也这样与他说了。”
  我还说:‘我们约好交手的。我要出手了’话一说完,就出招。
  摇红吃了一惊:“你当街拔剑!?”
  “没有,当时绿巾弄是个市集,有许多儿妇孺老少皆有,一旦公然动手拔刀舞剑,下定会惊动途人,难免会惊惶失措,相互践踏,引泼乱子——那是我和铁手神捕都诚不愿见的事。”公孙扬眉道:“我以笔代剑,点向他。他面向我,背向大家;郭九爷则在他身后挡着。
  我们出手都快,不着意看,还不知道我们在交手。我说,‘点到为止,三招定胜负’他说:
  ‘我沾上墨印,便算输了。’我们很快的互攻三招。”
  摇红忍不住问:“他的兵器呢?”
  公孙扬眉答:“他空手。”然后又悠悠的加了一句:“他一向都空手,从来都是空着一双手的。”
  摇红却改变了另一种看法,“那好,你以笔墨代剑,他不用兵器,至少可以不用伤对方。”
  “那也不然。”公孙扬眉这次不同意摇红的说法,“我用笔为剑,力蕴笔杆,气聚笔尖,那是一只横扫千军的笔,杀伤力尤甚于剑。他则是一双铁手,万刃莫摧,千锋为断。我们如此神不知、鬼不觉的在闹市中、人群里、挂起、裱干核着的字画空隙间交手过招,其实要比前两次更凶险、更费力。”
  摇红听了,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时不敢吐出,好像这样吁出了一口气,就会影响了战情、分了扬眉的战志似的,
  “第一招我先攻他,他后发攻我,但若不收招,则两败,故两人同时收招。第二招是我和他同时出手,二招互击相碰,相互抵消!”公孙扬眉仿佛完全沉浸在那京城一战里。
  “重要的是第三招。”
  可是光是这样听,摇红已惊出一身冷汗。
  “这决不是如公孙扬眉所说一般的轻松平常。这两招是在电光火石中交手,是两人半生功力。一生精华之所聚,半分失不得,半点轻忽不得,两人两招战个平手,个中变化,其中凶险,当不足与外人道。
  第三招又如何?
  就是这第三招,才定了局。”公孙扬眉叹了一声,脸容似笑非笑,似傲非傲,“这一招之后,我才知道,我才明白,我才顿悟了一件事、一句话。”
  “什么事?什么话?”
  摇红追问。
  意切。
  情也切。
  “事和话都一句!”公孙扬眉一字一句地道:“才气,不是一切。”
  摇红皱了皱眉,不明白。
  “我以前也不明白。”公孙扬眉接道:“第三招,我用了一招刚创的剑法,叫‘书剑江山’,这一招是我六十七路‘扬眉剑法’精华所聚,且刺出这一剑的刹那,我有所悟,已加强了其优点,也补正了那一丁点儿的破绽,而在出招的电光火石间,又加入了三个新的变化。这一招我刺的志得意满,坦白说,现在我也使不出如此淋漓完满的剑招来——要不是有铁手这样的敌手,还真迫不出这一招的威力来呢!”
  摇红关心的是:“铁手避得过吗?”
  公孙扬眉道:“我原刺的是他的胸口、心房,笔尖只戳在他的左臂膀上。”
  摇红喜道:“着了?!”
  公孙扬眉道:“是着了。我在他衣上。留了一点墨痕。只不过,在同一时间,他已一出手,剪断了我的笔尖。”
  “剪断?”摇红觉得有蹊跷:“他手上不是没有利器的吗’他用什么兵器剪断了你的笔头?”
  “他只用手。”公孙扬眉用手比了比,“他还是没有武器。”
  摇红奇道,“手怎能‘剪’断笔尖?”
  公孙扬眉这次伸出中、食二指,对夹了一夹:“就这样,他用两只手指,一挟,就断了。”
  “他的手指!?”摇红差愕莫己:“竟比剪刀还利?!”
  公孙扬眉进一步道:“要我用的是剑,只怕也得给他一夹而断。”
  “那也不一定,”摇红质疑:“毕竟,剑比毛笔坚硬太多……”
  “但笔毛是软的。”公孙扬眉却道,“能夹断软笔,要比挟断钢剑还难。”
  摇红还是坚持:“他虽夹断了你的笔尖,但你还是先刺中了他——要是剑,他可要穿个窟窿了。”
  “可是我刺中的是他的臂膀。”公孙扬眉也迷茫的道,“我知道他一双手已练得百毒不侵,坚兵不入,就不知道是不是连他的臂膀也一样刀枪不摧。”
  “但他……”摇红还是站在支持公孙扬眉的立场:“毕竟还是着了你一剑。”
  公孙扬眉又叹了一声,道:“可是,后来我还发现了两件事,使得我对这一战完全改观。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原来郭九爷也出了手。”公孙扬眉的笑意很有点苦涩。“他本来想助我一把。”
  “九爷出手!?”摇红有点吃惊:“他的‘空中楼阁,杀人无声’,非同小可,难解难破——他是在什么时候出手的?”
  “就在我跟铁手第二招后各自收手,第三招正要出手前,他暗底里递出了一招,由于铁手的身躯挡着,而我又专心全力发第三招,所以才一时没有察觉。”
  “可是,后来你还是发现了。”
  “是,要不然,我也不会趁在铁手分心之际出手的。”公孙扬眉感慨地道,“也就是说,到了第三招,铁手是边化解郭九爷的攻势,又招架我的笔剑一击。”
  “是的,”摇红这次不得不同意,“这对铁手而言,颇不公平。”
  “事后,我还发现,我铺在桌子上的画,还欠的最后一笔,已给他填上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我的画只剩下绝岭高峰上的一株树,那株树也只剩下后一记点捺,他已替我画了下去。”公孙苦笑道,“我桌上不止一支蘸了墨的笔。”
  “他……他是在什么时候画下的!?”
  “定必是在交手的时候。”
  “当时你不觉察?”
  “连郭九爷在旁也没察觉到。”
  “他出手……”摇红惊疑不定,“有这么快!?”
  “你别给他的名头骗了。”公孙扬眉肃容道,“铁手这外号听来好像他的一双手是铜皮铁骨之外,就似很笨重、迟钝般的。其实不然。他的手更可怕的是灵巧——说多灵就有多灵,说多巧便有多巧,而且还说多快就有多快,甚至你还真说不出它有多快!”
  “这一笔……”摇红这次也觉得说不下去了,“实在是——”
  “他那一笔——实在是绝笔!”公孙扬眉衷心赞美;“他只那么一笔下去。我画意的狂傲、孤绝,全都改变了,因这一记圆融藏峰的捺笔,柔和了独特的孤峰,调合了高远的千山,使我那一幅画,完全改变了狂妄傲态。”
  他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我那时才知道:原来铁手也擅绘画。”
  摇红静思片刻,终于说:“那一战,他是赢了。”
  公孙扬眉毫不犹豫承认了:“可是,他不骄不躁,甚至还隐瞒了真正的胜利,不让我觉得难堪。”
  “他的作为终于使我体悟了!”公孙扬眉舒了一口气——好像他把这句话说了出来,心中才会舒服似的,“才气,终究不是一切。有才的人多的是,但像铁手那样,大气大概,不傲不躁,亲切对人,公平处事,他才是真正的了不起的。”
  摇红这回马上同意:“是的。如果有机会,我也希望能拜会这位铁二爷——能让你那么敬重的人,一定是绝世人物。”
0

评论Comments

日志分类
首页[398]
音乐推荐[380]
程序人生[8]
影视评论[8]
闲话江湖[2]